ASTS News

    传染病动力学SARD新型模型(五)定量预测北半球COVID-19疫情

    Submitted by admin on Wed, 2020-04-01 10:53

    作者 章其初博士    2020年3月29日

    摘要

    本文采用传染病动力学SARD新型模型,在COVID-19疫情早期,进行定量分析预测中国外北半球疫情。该SARD模型中,时间t的四个函数,S(t)称为易感者,A(t)累计感染者,R(t)累计痊愈者,D(t)累计死亡者。在模型的假设、定义和猜想下得到这四个函数的解析表达式。现有感染者I用公式I(t)=A(t)-R(t)-D(t)计算得到。该SARD模型第一次试用于分析中国地区COVID-19疫情,模型计算疫情的各种病例数与通报数符合良好,这表明模型能准确定量分析和预测COVID-19疫情。这样SARD模型解决了以前传染病动力学SIR、SEIR等模型中疫情关键函数没有解析解的难题。

    传染病动力学SARD新型模型定量分析预测中国外北半球COVID-19疫情要点如下。

    传染病动力学SARD新型模型(四)预测澳大利亚COVID-19疫情

    Submitted by admin on Sun, 2020-03-29 09:52

    作者 章其初博士  2020年3月27日

    摘要

    本文采用传染病动力学SARD新型模型,在澳大利亚疫情早期,进行定量分析预测。该模型是作者在COVID-19疫情于2020年2月爆发后建立的。该SARD模型中,时间t的四个函数,S(t)称为易感者,A(t)累计感染者,R(t)累计痊愈者,D(t)累计死亡者。在模型的假设、定义和猜想下得到这四个函数的解析表达式。现有确诊者I用公式I(t)=A(t)-R(t)-D(t)计算得到。该SARD模型第一次试用于分析中国地区COVID-19疫情,模型计算疫情的各种病例数与通报数符合良好,这表明模型能准确定量分析和预测COVID-19疫情。这样SARD模型解决了以前传染病动力学SIR、SEIR等模型中疫情关键函数没有解析解的难题。

    模型计算定量分析预测的澳大利亚COVID-19疫情要点如下。

    (1)    累计感染者A病例总数N为4160人,误差140人(95%置信区间);

    (2)    每日新增感染者B病例拐点区在3月23到25日,与通报符合良好;3天平均369病例数,与通报357偏差仅12人;

    (3)    现有感染者I拐点区将在4月1到3日,三天平均数3470病例数;

    澳大利亚如何应对COVID-19

    Submitted by admin on Fri, 2020-03-13 08:35

    作者:孙君泓  2020年3月11日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和卫生部长格雷格∙亨特于今日宣布24亿澳元应对COVID-19的全面卫生拨款计划,其中包括2.067亿澳元用于设立100个临时呼吸科诊所(发热门诊),收治轻、中度COVID-19病例。从而为医院减负,使之集中救治重症病例。政府希望该计划可以减少病毒扩散的危险,设立的呼吸科诊所像医疗中心一样提供一站式服务,日诊疗量为75人。100个呼吸科诊所6个月可诊治130万人。

    拨款1.01亿澳元保护老年人的健康,培训老年人护理工作者。

    政府同时推出新的医保项目,即远程诊疗,从3月13日起,隔离人员可通过FaceTime, Skype, WhatsApp等电话或视频得到诊疗,避免到诊所看医生引起医务人员和社区群众暴露于病毒。高危易感人群,如老年人,有慢性疾病者,也可以采用Skype远程诊疗其他疾病而不必亲临诊所。拨款1亿澳元用于远程诊疗,直接医保报销,6个月后进行评估。

    拨款3,000万澳元用于COVID-19科普宣教。拨款3,000万澳元用于检测病毒和研发疫苗及药物。

    传染病动力学SARD新型模型(三)预测韩国COVID-19疫情

    Submitted by admin on Tue, 2020-03-03 11:30

    作者:章其初博士    2020年2月29日

    摘要

    传染病COVID-19疫情2020年2月在湖北外中国其他地区爆发后,本文作者建立了传染病动力学SARD新型模型,得到模型中四个函数S、A、R、D有解析表达式,解决了传染病模型中主要疫情函数没有解析解的难题。采用SARD模型计算数值,与湖北外其他中国地区的COVID-19疫情通报数符合良好,并预测“现有感染者”拐点处与后来通报数在日期和数量上一致。另外累计感染者总数也正接近模型预测数值。

    韩国COVID-19疫情到2月28日,累计感染者已达2337病例,进入疫情爆发期。本工作采用SARD模型,计算预测韩国的COVID-19疫情要点如下:

    (1)    累计感染者总数将达到12900人,偏差400人(95%概率总数在这范围内),相对偏差3%。这数值与湖北外中国其他地区相同。

    (2)    每日新增感染者数量在3月3日到5日期间达最大数,1100人左右,随后数量逐步减少,现有感染者人数增加开始缓慢。于3月17日每日新增感染者50人左右,疫情趋于平稳。

    (3)    韩国疫情早期2月19日前后,一个患者每天传染人数C=0.42,基本传染数Ro=5.4,传染周期选为13天。显示COVID-19病毒的毒性在后面几代没有减弱。

    传染病动力学SARD新型模型分析预测COVID-19疫情(二)

    Submitted by admin on Wed, 2020-02-26 09:35

    章其初        2020年2月24日

    摘要

    本工作建立了传染病动力学SARD新型模型,在模型函数定义和若干假设下,得到模型中四个函数S、A、R、D的解析表达式,解决了传染病广泛采用的SIR模型,疫情三个函数S、I、R没有解析解的难题。SIR模型的感染者I在SARD模型中用A、R、D计算得到。

    选用湖北外其他地区COVID-19疫情5天数据,用本SARD模型计算得到,从1月30日到至今20多天期间A、R、I三类病例数与通报符合良好,验证证明SARD模型能定量准确分析传染病COVID-19疫情。

    湖北外其他地区SARD模型计算COVID-19疫情要点如下

    传染病动力学SARD新型模型

    Submitted by admin on Fri, 2020-02-21 22:30

    — 试用于COVID-19疫情分析和预测 

    章其初博士  2020年2月17日 

     

    摘要:本研究工作建立的传染病动力学SARD新型模型,迈出模型计算的一大步,从疫情函数没有解析解到有解析解。利用本模型,计算得到湖北外地区COVID-19流行病疫情数据与通报数符合非常好。因而模型能定量给出传染病疫情几个月全过程的全部病例统计量,误差小且可靠。 

     

    1、传染病动力学SARD新型模型 

    2019年12月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引起的新冠肺炎(后由世界卫生组织命名为COVID-19)流行病爆发以来,中国和其他国家很多研究机构和高等院校的流行病、统计学及其他专业学者进行了大量建模计算,进行疫情分析和预测。 

    防止病毒进一步发生交叉变异

    Submitted by admin on Fri, 2020-02-21 08:06

    作者: 蒋行迈

    从许多疫情发展与临床处置的报道可以看到,在具有典型流行病史的患者中,包括一部分流感患者,他们在初期属于病毒阴性。但如果后来因为与新冠肺炎患者被集中在一起收治,可能因为交叉感染而转为病毒阳性。这种病人身体中存在两种不同的病毒,为起源于蝙蝠的冠病毒和起源于禽类的流感病毒发生交叉变异提供了理想的“温床”。在理论上,这种交叉变异可以产生更高的致死性与更高的传染性相结合的嵌合体后代。

    因此,我强烈建议:

    1、对于N阴转阳(N指检测次数)的病人,不能只从取样部位和检测效果来考虑,也要考虑流感之后再加冠病毒感染的可能性。

    2、在重症病人和轻症病人当中,都要把病毒阳性患者和病毒阴性患者隔离开,不要同室治疗,并注意防止他们之间的接触与飞沫传染。

    3、对于几次检测结果都是阴性而之后又转为阳性的病人,要加以特别的关注,包括高度隔离,防止对医护人员的感染,以及延长留院观察时间等。

    4、对于有超级传染者嫌疑的病人,尽可能提取病毒核酸进行序列分析,及时发现病毒的变异后代,为防止疫情进一步扩大,未雨绸缪地制定对应措施。

    关于建立“疫控热线网络”的建议

    Submitted by admin on Wed, 2020-02-19 08:51

    作者: 蒋行迈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和初期的失控,给全国和全民带来一个惨痛的教训。我们首先明确到,全国缺乏一个能够即刻反应的疫控热线网络。现就相关网络的必要性和具体内容建议如下:

    1.
    原则认识 - 联系一线,联系群众,建立零时间反应机制。以往的政府和疫控部门只和下级有联系,但和一线知情的医生和群众没有联系。这种状况又受到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的干扰,受到官员责任、压力、山头、人为错误等因素的影响。这种状况明显不适应大国家和大人口防疫与疫控的需要。

    2.
    “疫控热线网络“的双向特征 - 实现由下向上和由上向下的双向快速通讯和密切联系。在各个层次设立中心站,实行站长责任制,设立“网讯”管理员,负责及时向站长和中心站成员通报网络里的预警讯息。

    3.
    “疫控热线网络”的几个层次:
    第一层次:中央网站,包括国家卫健委、科技部、疾控中心、国务院相关小组等。他们之间建立“鸣鼓”机制,一方有响动,在站长主导和召集下集体联网迅速作出评估,上报和下达意见。

    新冠肺炎疫情的启示 - 反思相应法律法规的执行

    Submitted by admin on Tue, 2020-02-18 11:11

    作者: 蒋凡、杨泱、陆紫平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国人的生活节奏,也改变了武汉人民的生活轨迹。所幸自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开始,在国家和中央政府的带领下事态正往好的方面发展,民众间暂未出现严重的挤兑、踩踏、暴乱等灾后常见问题。但在对抗疫情的过程中所显示出的一些管理和执行问题,也值得我们反思。

    一、“层层上报”机制和公布时机

    目前,许多专家与学者都提出现有的信息“层层上报”机制是主要导致武汉未能在第一时间采取相应手段(包括及时向市民公布事态发出警报),有效控制疫情的原因之一。在面临重大自然灾害,甚至特殊战争时期,如何有效及时的将信息双向传递是极为重要的。根据《传染病防治法》规定,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定期公布全国传染病疫情信息。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定期公布本行政区域的传染病疫情信息。传染病暴发、流行时,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负责向社会公布传染病疫情信息,并可以授权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向社会公布本行政区域的传染病疫情信息。

    《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第二十五条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与传染病疫情监测信息报告管理办法》第三十二条对传染病疫情信息公布主体也作出相同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