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迎战SARI(2019-nCoV新型肺炎)疫情的“爬坡期”

Submitted by admin on Tue, 2020-01-28 12:20

- 给澳洲华人社区的几点建议(亦供国内同胞参考

撰稿人/澳华科技协会 蒋行迈博士
(撰稿人简历:悉尼大学分子生物学博士,先后在悉尼大学和新南威尔士大学医学院系从事分子病理学研究29年,曾担任澳洲国家医学研究委员会高级研究员,大学高级讲师和博士副导师。)


一  认识疫情发展规律

大家从国内外卫生部门和有关专家通报的信息中已经了解到,本次SARI新型肺炎疫情和2003年爆发的SARS疫情有相似之处,都是由来源于动物的冠病毒引起,二者RNA序列有80%相似度,都有较高的传染性和致病毒性,始发病例都在11-12月,潜伏期都是1-16天不等。所不同的是当前SARI的致死率(3%)比17年前SARS的致死率(11%)小,但传染性可能更强。病毒性传染病的传染性和致病毒性并非成正比,比如被冬春季流行性感冒病毒传染的人口一向都很大,但绝大多数都可以不治而愈。然而,由于感冒在基础病患者和老弱人群中可以引起并发症,所以每年因感冒而直接或间接死亡的人口可以达到上千乃至于数千人,即超过SARS的全球致死数919人。所以,当前SARI疫情如果发展到很大的规模,其剥夺生命的危险性也不会小于SARS,甚至也有可能超过。

如果以SARS的疫情历史做参考模型:11月中旬发现首例,2-3月进入“爬坡”期,4月开始缓解,7月份中止。疫情最严重的是1,2,3月这几个月,而防控的关键时段正是1月中旬到2月中旬这段时间。据《人民网》1月23日报道,钟南山院士在记者招待会上指出新型肺炎已经进入“爬坡”期。所以,从现在到2月份正是国内外同胞防控SARI疫情规模扩大的关键时间段。


二  目前SARI的疫情和过去SARS疫情的比较

据世界卫生组织2003年8月15日统计数字,截至8月7日,全球累计非典病例共8422例,涉及32个国家和地区。自7月13日美国发现最后一例疑似病例以来,没有新发病例及疑似病例。全球因非典死亡人数919人,病死率近11%。最新统计显示:中国内地累计病例5327例,死亡349人;中国香港1755例,死亡300人;中国台湾665例,死亡180人;加拿大251例,死亡41人;新加坡238例,死亡33人;越南63例,死亡5人。

目前的SARI疫情发展情况:2020年1月26日,国新办举行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卫健委副主任李斌在会中报告,截止1月25日,武汉确诊病例618人,死亡45人。

据国内央视1月26日报道,除西藏外,其他各省和自治区都出现确诊病例,部分省市出现死亡。全国因此次疫情死亡52人(含武汉的45人)。

据新浪科技网1月26日报,武汉市长周先旺声称,新型肺炎确诊病例可能再增加1000例。
综合以上,目前SARI的疫情“爬坡“势头,并不亚于过去的非典SARS。

据媒体和网络报道,截止1月26日,全球出现确诊病例的国家和地区有:香港、台湾、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加拿大、美国、法国、俄罗斯、日本、韩国、越南、尼泊尔、巴西(政府和媒体争议中)、澳洲(确诊4例)。

另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和报纸摘要》报道,“世界卫生组织23日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尚未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目前不建议任何涉及旅行或贸易的边境限制措施。” 另有媒体新闻称,世卫相关部门并建议“在数日后再度召开会议,评估事态进展”。


三  认识“超级传播者”的严重性

钟南山院士在记者招待会中提出了关注和防控“超级传播者”扩大疫情的警示。对此本人有亲身见闻:2003年非典传播到新加坡初期,我正在新加坡心脏中心医院参与新澳合作科研,从院内外疫情通报中得知,和我只有几墙之隔的一位心脏科医生被自己诊治的一个病人传染,几天后发病,一周后医治无效不幸死亡。后证实被他接诊的那个病人及其家属以及前后密切接触者均发病,其中有的死亡。另外,一位来自中国的男子在唐人街(牛车水街面)进出电梯时,也把电梯内碰到的所有人传染,而他当时还没有发病,只是咳嗽了几声,后来发了病并死亡。和他在电梯中碰到的人也都发了病。所以,在疫情的爬坡期,“超级传播者”可以说是不可避免的。

澳洲华人需要在彼此肢体和飞沫接触之间保持距离和隔离。特别是身历过武汉及其他疫区的旅行回来和前来者,比如回澳的留学生,和从国内来澳人士,其本人更应该自觉地进行自我隔离。这主要是指在两周的时间之内,尽可能不和家人之外的其他人群见面,和非同行的家人接触也要有防范措施,即戴口罩,常洗手,不做直接的身体接触和间接的物品互触等。一般华人应该在四月份之前避免组织或参与一切集体活动,并尽可能少出门。在华人聚集处也要戴口罩,避免肢体和飞沫接触。


四  澳洲卫生部门对公众的防控指导(澳洲卫生局官网)

1. 过去14天内去过武汉并感到不适的人士,避免和任何其他人士接触。
2. 不要外出行动。
3. 及时打电话给你的GP医生或医院急诊部,告知你的旅行路程和当前症状,并预约马上前去看病。
4. 咳嗽和打喷嚏时要用纸巾或袖子捂住嘴。

澳洲政府已经对赴中国武汉及其他疫区旅行提出了警告。

据“新浪新闻中心”介绍:“预防和控制最有效的办法是早发现、早诊断,对于已经诊断或将确诊的病人进行有效隔离和治疗。钟南山提醒公众,要观察自己是否适合出行,注意洗手、保持睡眠。袁国勇建议公众,要戴口罩,保持眼、鼻、口卫生,如果曾去过武汉,回来时一定要告诉医生情况并采取针对性措施。曾光提醒,不要带病工作、旅游、上学,不再吃野味。”

这些意见都可以供澳洲华人参照。

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意见:
1. 症状较轻的疑似病人可以选择在家庭条件中自行隔离治疗。症状减轻不需继续住院的病人经医生评估病情和家庭条件同意后也可回家隔离治疗。
2. 保持与医生的通讯畅通。
3. 在家隔离治疗期间本人和护理人员实行传染病防护条例(隔离接触,通风消毒等,参看网络信息)。

我对澳洲华人公众的建议是,不需恐慌,近期减少聚会和外出,在工作单位里注意了解同事们两周前的旅行路程,刚从湖北省和武汉市回来的人士,以及其他确诊病例十分靠近之地区回来的人士,也应该自行在家隔离两周之后再上班。


五  在澳华人发生疑似症状怎么办?

根据中澳卫生部门官网提示,SARI新型肺炎的疑似症状包括发热、头疼、咽痛鼻塞和咳嗽、全身乏力、肌肉疼痛、呕吐、腹泻、结膜炎、胸闷、心慌、乃至呼吸困难等。其中大部分症状都和感冒及某些基础病的症状一样或类似。所以,出现某些疑似症状的人士不必恐慌,要想到在所有出现相关症状的人士中,许多都不是SARI患者。澳洲官网的指导意见是,有症状的人士可以就近去看GP医生,由医生根据卫生局下达的疫情防控特别指导进行诊断。最近微信群里疯传的直接联系传染病防控中心电话的那个帖子是谣言或误会,即把官网中指导医务人员的条款当作指导病人的意见了。当然,出现疑似症状的病人出门看病的全过程都要戴口罩和执行“礼仪式”行为规范,即不大声咳嗽,咳嗽时尽量自我遮挡,不接触他人和与他人近距离讲话,不触摸公共器物等。

其实,只要症状不明显,就把它当作感冒症状,首先在家隔离自养,避免到门诊看病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特别是对于那些经常发生相关症状的慢性病患者和易感冒人士。从国内医生和群众都传出不少疑似症状不治自愈的案例。澳洲人口少,疫情又刚开始出现,对症状加重或不放心的患者按照卫生局的指导及时去看医生,也并不存在武汉医院里那种交叉感染的高风险。


六  提高“无条件防范”的意识,创造防控急性冠病毒感染的历史记录

我们(中国和全世界)从2003年SARS的爆发和后来的处置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建立了国内及国际的合作抗疫体系,比如对这次冠病毒RNA的测序工作在疫情爆发第二个月里就完成了,大大提高了对疑似病例的分辨速度;卫生医疗单位在疫情得到公布之后及时采取应急措施;社会人士及时采取防范措施,等等。许多病毒包括冠病毒都对温度敏感,在全民积极防御的同时,到四月气温上升后,疫情发展会有所缓解。但是,事情常有未知及可变化的一面,所以我们在不恐慌的同时,也不能掉以轻心。

目前以武汉为主的国内疫区实行了封城或严格的交通及人员交流管制。这是一次历史空前的壮举,其目的就是为了创造一个遏制急性病毒感染的历史空前记录。所以,“短痛”是为了避免“长痛”,人们完全不必恐慌,我们有理由期待一个比遏制SARS更有效和更快速的遏制SARI新型肺炎疫情的结果。

我在此呼吁澳洲华人:采取120%的主观努力,不找理由寄望于侥幸,无条件实行卫生部门指导的防范措施和参考以上建议,不让自己和家人遭遇感染风险,那么整体的疫情必然受到遏制。在澳华人,让我们积极科学地做好思想和行动的准备,迎战新型肺炎疫情的爬坡期,把疫情控制在最小爆发的程度,和祖国同胞一起创造防控急性传染病疫情的新纪录!